《紅樓夢》中最暗地里護著林黛玉的誰?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紅樓解讀

賈母是保齡侯史公之長女,榮國公賈公的長子賈代善之妻。賈母嫁入賈家時,賈家正值鼎盛興旺之巔。賈母以重孫媳婦的身份一路走來,成為坐擁榮寧二府最高權威的老封君。

從賈家的鼎盛之巔到蕭疏衰敗,賈母經歷過的世面,見識過的人物,處理過的家事,無人能出其右。

賈母聰慧絕倫,做起事來,往往不顯山不露水,卻直指目標;又善于隔山打牛,化物無形,卻直擊要害。

賈母一次次使用她的“無影掌”,保護著寶貝心肝兒外孫女林黛玉。賈母的不測之智,讓人嘆為觀止!

正月十五之夜,賈母在大花廳上擺酒設家宴,榮寧二府各子侄孫男孫媳皆到。

此外,賈母還請來眾族中親戚。大花廳上隆重喜慶,熱鬧不已。賈母命寶玉給在座的姐妹們斟酒,且命她們一飲而盡。

寶玉領命,一一按次斟酒。至黛玉前,黛玉偏不飲,反倒拿起酒杯,放到寶玉唇邊。寶玉一氣兒飲干,黛玉笑言多謝。

林姐兒就這么隨性任情,在大庭廣眾前秀了把恩愛!可是,這么高調的行為,眾人會怎么想?想來是,剎那間周圍安靜了下來,氣氛也有些凝結。

賈母肚里的蛔蟲、水晶心肝玻璃人鳳姐立刻出手救場。

鳳姐笑著說,寶玉呀,別喝冷酒,小心明兒寫不成字,拉不成弓。寶玉不知鳳姐之意,傻傻地回了一句:“沒有吃冷酒。”鳳姐又笑著說:“我知道沒有,不過白囑咐你。”

看來救場效果不大,只是暫時打破了些沉悶。姜是老的辣,還需老祖宗賈母出手。

吃過家宴,本該繼續聽戲,賈母卻命將戲暫歇,令說書人來段新書。以賈母的高超藝術審美能力,沒有她不知道套路的說書,她就是要借批套路,為黛玉撐起一把庇護大傘,為寶黛的兩情相悅正名。

賈母如是說,“這些書都是一個套子,左不過是些佳人才子,最沒趣兒。把人家女兒說的那樣壞,還說是佳人,編的連影兒也沒有了。”“編這樣書的,有一等妒人家富貴,或有求不遂心,所以編出來污穢人家。

再一等,他自己看了這些書看魔了,他也想一個佳人,所以編了出來取樂,如今眼下真的,拿我們這中等人家說起,也沒有這樣的事,別說是那些大家子。”(第五十四回)

賈母借此說與在座的聽:你們不許胡亂猜疑寶玉和黛玉有什么私情。

我外孫女一派豪門貴族的大家閨秀氣派,知書達理;她和寶玉是我定了的,不許誰嫉妒她而說閑話。

賈母這邊剛剛說過我們家的女孩們從來不聽“才子佳人”、“私定終身”的俗套子書,一邊又攆走賈珍等男性,攜眾女眷到暖閣內,命寶琴、黛玉、湘云三人緊挨著自己坐下,一口氣點了四套艷曲:《牡丹亭》中的《尋夢》;《西廂記》中的《惠明下書》;《西樓夢》中的《西樓·楚江晴》;清朝艷情禁書《燈月圓》中的一套曲子。這些無一不是“才子佳人”“私定終身”的曲目。

不唯如此,賈母還當著眾姐妹的面,說起她十來歲時,在爺爺的小戲班里,賞聽《西廂記》的《聽琴》,《玉簪記》的《琴挑》等。隨手挑幾句《聽琴》的唱詞,看看是否能撩撥你?“自見了張生,神魂蕩漾,情思不快,茶飯少進。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