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么老是說黛玉小性子呢?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名著百科

一提到林妹妹,我們總是想到一個尖酸刻薄小性子的形象,覺得她清高自許,目無下塵,看不見貧苦大眾,瞧不起下層人民,其集中表現就是譏諷劉姥姥為“母蝗蟲”一段。

其實不是這樣的。黛玉貌似尖刻,心底里自有她的一份寬容與大度,慈悲與憐憫。只是曹雪芹對她的形象刻畫往往故作白描之筆,把真正的激賞全藏在輕描淡寫之中,表現得相當含蓄。

比如書中明寫寶釵“行為豁達,隨分從時,不比黛玉孤高自許,目無下塵,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。便是那些小丫頭子們,亦多喜與寶釵去頑。”

然而真落實到具體情節上,全書何曾見到寶釵與丫環頑過?倒是有一回小丫頭靛兒因不見了扇子,和寶釵笑道:“必是寶姑娘藏了我的。好姑娘,賞我罷。”寶釵正和寶玉嘔氣,便機帶雙敲,指著他罵道:“你要仔細!我和你頑過,你再疑我。和你素日嘻皮笑臉的那些姑娘們跟前,你該問他們去。”不但把靛兒罵得一溜煙跑了,且把別的姑娘也連帶捎上了。這時候,寶釵的大度涵養跑到哪里去了?

金釧兒投井死了,王夫人也自愧悔落淚,寶釵卻輕飄飄地說:“姨娘是慈善人,固然這么想。據我看來,他并不是賭氣投井。多半他下去住著,或是在井跟前憨頑,失了腳掉下去的。他在上頭拘束慣了,這一出去,自然要到各處去頑頑逛逛,豈有這樣大氣的理!縱然有這樣大氣,也不過是個糊涂人,也不為可惜。”何等冷漠無情?又何曾把丫頭當人?

而黛玉呢,不但肯與香菱這樣妾侍出身的半個主子平等論交,誨人不倦;對邢岫煙這樣的窮親戚真心對待,同病相憐;便是對小丫頭們也很大方親切。第二十六回,怡紅院小丫頭佳蕙同紅玉說過一件小事:“我好造化!才剛在院子里洗東西,寶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葉,花大姐姐交給我送去。可巧老太太那里給林姑娘送錢來,正分給他們的丫頭們呢。見我去了,林姑娘就抓了兩把給我,也不知多少。你替我收著。”

林姑娘給一個三等小丫頭打賞錢,是一把一把地給,何等手筆!

婆子在大觀園中是最沒地位的,連玉釧這樣的大丫頭都可以隨意指使,自己端湯怕燙,便叫個婆子來,將湯飯等物放在一個捧盒里,令他端了跟著,自己空手走。然而黛玉呢?卻對園中最沒地位的婆子也一般體恤和氣。第四十五回,寶釵打發婆子給黛玉送燕窩。黛玉同婆子道:“我也知道你們忙。如今天又涼,夜又長,越發該會個夜局,痛賭兩場了。”命人給他幾百錢,打些酒吃,避避雨氣。又是何等憐下!

至于絕無僅有的諷刺劉姥姥做“母蝗蟲”一例,也絕非是因為黛玉欺貧,而是因為劉姥姥胡謅了一個“茗玉”還是“若玉”的故事,讓寶玉這個多情種子十分上心,私下里拉了姥姥細問長短。這使得黛玉暗暗著惱,打趣寶玉道:“咱們雪下吟詩?依我說,還不如弄一捆柴火,雪下抽柴,還更有趣兒呢。”可見對這件事很有意見。至少是在潛意識中,黛玉已經開始吃那個莫須有的若玉的醋,并且遷怒劉姥姥。

這也就難怪后來別人再提起劉姥姥時,她會忍不住口出不遜道:“他是那一門子的姥姥,直叫他是個‘母蝗蟲’就是了。”這種心理,說穿了就和張道士給寶玉提親因而惹怒寶玉是一樣的。“誰知寶玉一日心中不自在,回家來生氣,嗔著張道士與他說了親,口口聲聲說從今以后不再見張道士了,別人也并不知為什么原故。”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