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滸傳》:英雄好漢還是烏合之眾?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名著百科

“五四”運動以后,有一部中國古典小說地位驟升。

胡適稱其為中國文學“正宗”之作,認為其“很當得起一個閻若璩來替他做一番考證的工夫,很當得起王念孫來替他做一番訓詁的工夫”。閻若璩、王念孫,都是清代考據學的代表人物。

胡適情有獨鐘的這部奇書,正是四大名著之一的《水滸傳》。

《水滸傳》的原型,是在史書中只有寥寥數語的宋江起義。

北宋宣和年間,朝廷昏聵腐敗,以宋江為首的三十六人率領一支起義軍“橫行河朔,轉掠十郡,官兵莫敢攖其鋒”,“又犯京東,江北,入楚、海州界”。

本來只是北宋無數起義軍中平凡的一支,卻在千百年來演變成了一段家喻戶曉的傳奇故事。

01

胡適說:“《水滸傳》不是青天白日里從半空中掉下來的。”作為故事舞臺的梁山泊自然也不是小說家憑空捏造。

梁山泊古名巨野澤,是位于齊魯大地西南部的一片水鄉澤國,附近的梁山原名良山,因漢代梁孝王在這一帶狩獵而得名。

梁山泊在宋時屬東平府,四周的鄆城、陽谷、壽張等縣都是《水滸傳》中梁山好漢活躍的地區。

宋代是黃河河患的高發期,決口屢見不鮮。梁山泊的演變深受黃河影響,常有河水決流進來,以至梁山泊水面廣闊、蘆葦密布,方圓八百里的一片汪洋成為盜賊盤踞的絕佳場所。

這里的水路交通極為方便,向北可入黃河,向南沿河可經過徐州,而到楚州,再在清河口入淮河,史書中也有宋江起義軍轉戰南北的記載。

宋仁宗時名臣韓琦路過梁山,寫下《過梁山泊》一詩,水勢浩蕩、碧波浩瀚的畫面躍然紙上:

“巨澤渺無際,齊船度日撐。漁人駭饒吹,水鳥背旗旌。蒲密遮如港,山遙勢似彭。不知蓮芰里,白晝苦蚊蟲。”

南宋后,黃河再度改道,梁山泊水域面積大大縮小,滄海變桑田。

清代壽張縣令曹玉珂是《水滸傳》的忠實粉絲,讀書時就常懷疑宋朝為何不能調動兵力將梁山一舉蕩平,以為梁山“必峰峻壑深,過于孟門劍閣,為天下之險”,宋江方能占據此地,稱雄一方。

正好梁山在壽張境內,曹玉珂到任后欣然前往,發現梁山就是幾個平坦的山丘,“塿然一阜,坦然無銳”。周圍二三小山斷而不聯,村落交錯遍布其上,還有一個后人搭建的梁山寨,看似無險可守。

曹玉珂向當地父老鄉親請教,他們才說:“從前黃河繞山流過,梁山泊方圓幾百里,直到山腳。險不在山而在水也。”

北宋宣和年間,這一片巨澤大湖深深隱藏著帝國的危機。

02

宋徽宗在位時,北宋王朝暗流涌動。

當時,各地土地兼并嚴重,不少貪官污吏侵占田地,有時一家官僚地主就獨占幾十萬畝土地。失去土地的農民淪為流民,只好背井離鄉,四處流浪,成為當時社會的一股不穩定因素。

與此同時,沉迷道教的藝術家宋徽宗聽從道士林靈素的建議,搜羅天下花石草木、奇珍異寶,在汴京修建一個皇家園林——艮岳。

蔡京、童貫等權臣投其所好,在蘇州設“蘇杭應奉局”,為京城運輸石頭和花木。

蔡京的黨羽朱勔被派到蘇州后,除了為皇帝搜尋寶物,還趁機在東南沿海一帶敲詐勒索,盤剝百姓。直到朱勔失勢被抄家時,他名下擁有的土地已多達三十萬畝。

在興建艮岳的過程中,運往汴京的花石每十艘船組成一綱,被稱為“花石綱”。這些勞民傷財的花石綱,先后搜刮了二十多年,多少百姓家破人亡,船上的一花一草,一石一木都是民脂民膏。

當宋徽宗自信地夸贊艮岳“真天造地設、神謀化力,非人力所能為者”時,無數農民正慘遭搜刮,無數工匠正遭受鞭打,還有一些底層官吏因押運花石綱有誤而丟了烏紗帽。

《水滸傳》中的一首打油詩就痛訴花石綱荼毒天下:

“花石綱原沒綱紀,奸邪到底困忠良。早知廊廟當權重,不若山林聚義長。”

朱勔等人不僅在江南各地肆意掠奪,中飽私囊,就連位于運河沿岸的梁山泊也深受其害。

除此之外,政和元年(1111年),宋徽宗又將梁山泊改為“公有”,從此以后百姓進入梁山泊捕魚、采蓮,都要交納繁重的賦稅,即便遇災荒年也照交不誤。

長江、黃河兩岸的貧苦百姓忍無可忍,終于揭竿而起,掀起了轟轟烈烈的起義浪潮。

其中,睦州青溪縣(今浙江淳安西北)的漆園主方臘,以摩尼教(明教)為名聚眾數萬,在兩浙路發動起義,討伐朱勔等貪官,接連攻陷數十城,東南一帶百姓群起響應.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