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紅樓夢中看,何為一妻多妾?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名著百科 紅樓解讀

賈環和探春都是趙姨娘所生的,但他們的才具,賈府各色人士對他們的評價簡直是云泥之別。賈環是扶不起的爛牛屎,猥瑣狹隘小氣,連丫鬟鶯兒都瞧不起他;探春文采飛揚、見識不凡、精明能干,“才自清明志自高”是對她精當的評價。鳳姐贊嘆她說“好!好!好個三姑娘。我說不錯”。

一母所生差別如此之大,乍看起來有點匪夷所思,但仔細分析起來,這姐弟二人有很多的相同之處,只是表現形式略有不同罷了。

他們兩人最大的共同點就是都為小妾所生。中國的納妾制度和伊斯蘭教義允許的一夫多妻制形同而實不同。形式上都是一個男人和多個性伴侶合法地生活在同一家庭。但伊斯蘭世界,幾個妻子不論年齡和結婚的早晚,都有妻子的法律地位,如對財產、子女擁有的權利。而中國一直是一夫一妻制,妾僅僅是男人的性工具和生育機器。《禮記》里說道:“妾合買者,以其賤同于公物也。”納妾,和用錢買來的牛馬沒什么區別,妾再美麗、再得丈夫的寵愛,是不能做正兒八經的妻子的,否則有干禮法。那種娥皇、女英同時為妻的傳說只能在氏族社會末期、禮法還未完備時才可能發生。這一點《紅樓夢》中多有提及,襲人為了規勸寶玉說母兄要為自己贖身,已經離不開這位花姑娘的寶玉為了挽留襲人,答應她三個條件。襲人說:“你要果然都依了,就拿八人轎也抬不出我去了。”寶玉的回答是:“你這里長遠了,不怕沒八人轎你坐。”

寶玉這在偷換概念。襲人所說的八人轎抬不走比喻自己的死心塌地,而寶玉的八人轎則指迎娶新娘時的轎子。襲人是何等聰明的人,冷笑道:“這我可不稀罕的!有那個福氣,沒有那個道理,縱坐了也沒趣兒。”襲人不是真的不稀罕做大老婆,而是她有自知之明,丫鬟只可能收到房里做妾,沒有做夫人的道理。甭說寶玉和襲人只有云雨之歡還沒有正式圓房,就算宣布正式納為小妾,只要寶玉沒迎娶寶姐姐,他還是個未婚青年。

妾混得再好也是個“如夫人”,一字之差謬之千里,“如”也就是“準”“就算是”的意思,難怪同進士出身的曾國藩,當人以“同進士”對“如夫人”時,很不痛快。當邢夫人等一干人想方設法勸鴛鴦給賈赦做姨娘時,說服工作最大的賣點是做姨娘是“半個主子”,半個主子怎能算主子,豈不是自欺欺人?妾沒有任何的自主權,因此她晚景如何,全看老爺和太太是否發善心,也在于自己生育的兒女能否有出息。可在理論上,兒女首先是太太的兒女,僅僅是借她的肚皮生出來的,和現在高科技發達,一些高齡產婦用自己的卵子移植到別人的子宮中,養育出的孩子沒有太大的區別。所以當趙姨娘的兄弟趙國基死后,趙姨娘找到親生女兒探春想多討幾兩送葬的銀子,提醒探春你的舅舅死了。探春反駁道:“誰是我舅舅?我舅舅早升了九省的檢點了!那里又跑出一個舅舅來?”有人責怪探春的絕情,但從禮法上講,確實只有王夫人的兄弟王子騰才算是探春、賈環的舅舅。

妾的地位如此,妾所生的孩子在大家庭中,地位自然高不到哪里去。直到今天,當有人埋怨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時,往往自嘲:“咱是小老婆生的。”

這賈環和寶玉相比,固然寶玉面若敷粉,形如玉樹,待人真誠仁義,而賈環形象行為都很不堪,讓人憎恨。假若賈環和寶玉一樣,甚至比寶玉可愛,他在別人眼里地位會高過寶玉么?他的姐姐探春很能干吧,王熙鳳也惋惜道:“只可惜她命薄,沒托生在太太肚里。”

清代乾隆朝的軍機大臣尹繼善,就是小妾所生。他父親也當過朝廷大員。他中了一甲榜眼,當了好些年大官,大老婆所生的幾個哥哥還科場蹭蹬,最后靠恩蔭弄了個舉人身份。二月河的帝王系列更是演繹這么一段故事:尹剛過而立已經是侍郎,回去看望父母,對父親和大夫人叩頭后坐在旁邊。而大夫人為了敲打他的生母——不要因為自己所生的兒子出息就忘乎所以,讓尹繼善的生母站在旁邊為她扇扇子。此情此景,尹繼善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,但憤怒歸憤怒,大夫人此舉無礙于禮法,做兒子的沒辦法。乾隆當阿哥時,尹做過伴讀,君臣交情不錯,他便向皇帝倒苦水,皇帝想出一個辦法。給他老爸的大老婆和她生母兩人都封了誥命夫人——妻妾都有誥命是大清朝沒有過的事情,真是曠代殊榮。乾隆此舉不得已,他只能以提高尹繼善生母政治待遇來改善她在家庭中的地位,再霸道的大夫人總不敢讓一個朝廷誥命夫人再干丫鬟干的事情。即便這樣,皇帝老子也不能超越家庭長幼尊卑有序的禮法,只封妾的誥命而不封妻。大夫人的誥命純屬水漲船高。

袁世凱是是河南項城的(今屬周口市),可死后不葬回老家,而是埋在安陽的洹水邊,一個原因是當年他被攝政王載灃削職為民后,在洹水邊等待時機東山再起,這是他的福地。另一個原因據民間傳說,因為袁世凱是小老婆生的,他當了直隸總督、北洋大臣后,生母死了,回家奔喪。他向主事的大哥(大老婆生的)提出兩個請求:生母出殯走大門而不是走旁門,在老爺夫人的墓旁再挖一個穴,讓他的生母安葬。大哥認為這樣做是壞了規矩,便一口回絕。在外面再威風的袁世凱回家還得聽大哥的,他為此很傷心,自己官至一品,可生母到死還擺脫不了妾的命運,因此再不回鄉,連死后也葬在外地。

(摘自十年砍柴著《閑話紅樓》,語文出版社)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